主页 > 我们的四十年 >

外滩钟声引诗情 古稀画家抒写对上海深沉的爱

/2019-02-08 15:25

  原标题:外滩钟声引诗情 古稀画家抒写对上海深沉的爱

  新华网上海12月14日电(沈梅)前不久,在上海美学学会的一场盛会上,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教授田奇蕊和上海师范大学谢晋影视艺术学院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主任高祥荣一起朗诵了一首诗歌《外滩早晨六点的钟声》:

  朋友,你可曾听到过

  外滩早晨六点的钟声吗?

  每天外滩清晨六点,

  海关大楼上的大钟会准时敲响,

  钟声在黄浦江两岸薄雾里荡漾,

  带着悦耳,雄伟,神秘,庄严,

  从天而降。

  ……

  诗句描写的是钟声,却极富画面感,情境相融,引人共鸣。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首诗歌并非出自诗人之手,而是由年近八旬的著名画家金柏松所作。

  

  著名画家金柏松 新华网吴恺摄

  近日,记者在作家书店见到了金柏松,他正与上海美学学会长祁志祥、上海诗人杨华和曾朗诵这首诗歌的田奇蕊一起谈诗、论画。

  作为画家,金柏松早已佳作等身。由他所作的电影《南征北战》海报是一代人心中抹不去的记忆;油画《我的老师和我的孩子》名噪一时;油画《聂耳与抗战救亡运动》、《冼星海》均被上海市历史博物馆收藏……他还曾在第八届、第九届、第十届“海内外中国书画精品展”中,连续三年拿下金奖。

  但作为诗作者,他还是一个新人。上海美学学会本届会长祁志祥介绍,《外滩早晨六点的钟声》是一篇“命题作文”:“美学学会的活动上,需要有一首在改开40年背景下,反应上海风貌的现代诗歌朗诵。我知道他爱写诗,就请他写。”

  

  上海美学学会长祁志祥 新华网 吴恺摄

  金柏松接到“命题”之后,立即着手写诗,他回忆:“当时压力不小。我要用画家的眼睛看上海,凭诗人的心灵写上海,写出一首"黄浦江上河图"感觉的诗歌,表达我对上海的爱。”他特地请来了好友上海诗人杨华帮他一起做参谋。在反复选材之后,金柏松选定了“外滩钟声”的题材。杨华觉得太棒了:“很多年前,我第一次来上海,晚上住在浦东,很兴奋,怎么也睡不着。到了早晨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了外滩的钟声响起。"铛铛铛"那样亲切、了然,一直在我心上回荡。”

  

  上海诗人杨华 新华网吴恺摄

  除了“外滩钟声”,金柏松选取了快递小哥、画家、清洁工、医生、学者、老人等人,用他们一起构成了心中的诗性画面。诗成之后,祁志祥觉得“视角独特,别具生活气息”,但是他也中肯评价“诗歌在同一层面铺展,缺少递进”。于是,祁志祥找来了田奇蕊,从朗诵角度修饰诗篇。

  田奇蕊表示:“这首诗歌让我觉得质朴又深情,让人感动。”于是,田奇蕊决定让诗歌更具共鸣性。她举例:“诸如,诗歌的第一句原为"啊朋友,你可曾听过?"我修改成了"朋友,你可曾听过?"让听者感受到一种分享式的交流,有亲切感。”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教授田奇蕊 新华网吴恺摄

  如此,一首清新隽永,又包含深情的诗歌《外滩早晨六点的钟声》应运而生。诗歌中,清晨6点“悦耳,雄伟,神秘,庄严”的钟声唤醒世界。紧接着,有快递小伙送上“第一滴晨露的红玫瑰”,油画家将莫奈的日出印象画进黄浦江,清洁工擦亮的玻璃窗把黄浦江照亮,还有白发苍苍的老人把小孙子送进校园……在这个钟声“从天而降”的诗歌时空中,金柏松用其画家特有的视角,选取了温暖的瞬间,极具画面感地展示了一个亲切的上海,独具匠心,真气扑面。

  从古至今,众多文人都诗画兼修,王维、王冕、唐寅、齐白石……总有人说,诗画相通,那是因为文人、艺术家们在不同的艺术形式中寻找到了通感。金柏松享受诗画创作带来的乐趣:“我爱画画,也爱写诗。为创作而奉献是一种不可替代的快乐。”

  

  金柏松油画作品《我的老师和我的孩子》 新华网发

  

  金柏松油画《大鱼天地》 新华网发

  

  金柏松《南征北战》海报 新华网发

  责任编辑:

外滩钟声引诗情 古稀画家抒写对上海深沉的爱